为死人复活留下细胞也是不被法律允许的做法

行星表面上都是石头,没啥的,辐射含量也一般,使用金属扫描器扫描了下整颗行星也没有发现金属的痕迹,看来是装配了反探测系统,这样的配置也没啥新鲜的。看来要自己去找了,我穿上太空服下了飞艇搜索着,这身太空服是新的型号了,就像是穿了件棉袄,还算轻便,方便的型号只有内衣的厚度,只是穿那东西探墓太危险了,话说如果这是在太阳系内就不用穿太空服了,人类已经实现了有氧太空了,可惜技术限制它的运用范围也只能是在太阳系内。

插入钥匙的一会间,石头上就裂开了个石缝,当然我知道这是事先设计好的门的啦。突然间,随声的电脑系统警报提示灯邹闪,一看是辐射超标了,要是没穿这件宇航服我就会瞬间被这辐射杀死。看来有可能是核泄漏,这些古墓大都是使用核能发电的,再早一些的是太阳能,不过已经很少看到了。核能不是很安全,这么久了发生泄漏却没爆炸也是万幸了。

观察着,一块不起眼的大石头映入我的眼帘,估计的没错的话这就是路口了,因为这块石头和其他的石头比都大了点,果然在石头上发现个正方形的凹槽,凹槽就一个硬币大小,对付这样的机关只要取出,智能活化金属计算机钥匙,就可以了,这是种能自己改变外观的金属,由后部的电脑计算钥匙的深度和形状再改变只身金属的结构,对芯片钥匙,指纹识别更是不在话下,当然这些都是淘汰的上古技术了,目前用的脑电波扫描钥匙系统在我看来和过去的技术比也是不过是换汤不换药。

古墓中常用的陷阱有分子机枪,高放射性灯管,纳米机器人毒气等,这些机关中纳米机器人毒气比较恐怖,说是毒气,其实是纳米级别那么小的机器人,数量多了就很像烟雾,纳米机器人能切开坚固的装甲!

公元3000年的人类已经在外星定居,当然也就有人在外星建立自己的坟墓。很可笑的,直到4021年人类也不能够长生不老,器官可以换、克隆,但脑的死亡没有人能够逃脱,于是有很多人在墓穴中放置了自己的细胞,希望以后的将来法律允许了,子孙后代能够将自己的肉身复活,以便自己的灵魂再次附体,当然灵魂附体这也是迷信。人类还是这样的愚昧,为死人复活留下细胞也是不被法律允许的做法,所以很多有钱人把自己的墓穴建立在宇宙中,其中一个理想地方就是找一颗运行轨迹长年不变的小行星,在这颗给死者专属的行星中建立墓穴就没有人会去打扰他们,他们的细胞也会永远的留在哪里。他们生前,有的是貌美的女影星、家财万贯的富商、政治要犯、计算机超级黑客、黑社会头目、甚至是逆天存在那些拥有特异功能的人类,还有就是些不法得来的宝藏和能让数千万人一夜死亡的超级病毒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人放在这无边的宇宙中。

“滴”的一声,通道上的发光墙壁都亮起来了,发出了绿色和白色的光,让人觉得很安心,这色调很像医院的色调,灯亮了,这才看清楚通道两旁挂着一位美丽女性的照片,有艺术照,生活照,和一些看似有些不雅的私房照,其中一张还看到另一个男性。正在看着,突然听到有机械传动发出的声响,那声音吱吱作响,像是没有油了。通道转角的尽头出现了一个黑色人形的身影,我可没管它是什么,这里可不会有人好事迎接我,先下手为强!我从包里找了个高压冲击波手雷丢了出去,这种手雷算是防暴武器,没多少杀伤力,但能把任何东西都瞬间吹飞。冲击波手雷炸开了,释放了大量的压缩空气,那个黑影受到压缩空气的正面冲击,重重的撞到了它背后的墙壁上,从它身上散落了一地的东西。毫无疑问那是一个人形机器人,而且刚才的撞击已经让它近乎瘫痪了。这些千年前的机器人只是拥有一些简单的程序,如果是防卫用机械就是不分敌我的进攻。我走进了,看下这个机器人,没有装备武器,还是一个老管家的形象,覆盖在它表面的皮肤和衣服已经残缺不全了,能隐隐约约的看到脸部的齿轮在转动着,并且它漫漫的说道:“李...先生,您...又来看...我们家...小姐啦,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后...院草坪上...等这着你,请随我...”只见它的脚在地板上抽动着,但它已经倒在地上,不可能再走动了。我嫌它发出的噪音太大就关掉了了它背部的电源,想修复它也不是难事,只是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不过毕竟它也是个忠实的仆人啊。可它为什么叫李先生啊?肯定叫的不是我啦,我的名字叫,谢幕,在盗墓行当内我也是小有名气啦。

这时,通道里出现了两道门,正面的一道门是粉红色的门,上面贴了一个金色的五角星,五角星下面写着一个名字:沙拉哎斯。显然,这是她的名字,她的细胞也正安睡在这门后吧,另外一扇,我估计是动力室了。我也不着急,先进动力室看看有没上面好东西一些核设施的零件在黑市上可是能买到好价钱的。

当然这些违背法律的做法也都是有风险的,比如,其他行星的撞击,宇宙盗墓者的大驾光临,国家对行星的征用等。其中一些是国家机密部门藏匿的“墓穴”,有重兵把守,又有先进的设备自然不怕,剩下的多是有钱人的墓穴,自然没这么好的条件,只能把墓穴藏在偏远行星的地下深处,装些机关之类的。而我的职业就是先前和大家提到的“宇宙盗墓者”。

有几次的盗墓经历真是记忆犹新啊,就和大家说说吧。

次日我准备了些常用的盗墓工具和小型武器,驾驶着我心爱的玛丽莲号宇宙飞艇出发了,因为有制片方提供的秘密地图,我就很顺利的来到了这个坐标上都没标记的小行星上,这里的位置实在是太偏僻了,还有就是叫它行星有点大了,如果把这椭圆形的行星撑开了,它其实也就五六块足球场大。

澳门永利304com,我小心的投掷出了一个“探路者”,“探路者”是个小型遥控机器人,全身都能发光照明,前端还可以而外插手电,由于没有什么重力,探路者就浮在空中,我慢慢的遥控着它前进,发现墙壁上有个开关,就让探路者伸出机器手把开关打开。

推开了动力室门,这里也是核泄漏的地方,我的辐射警报器又响了。古墓中一般都有动力系统,主要就是为了供电,供给电力来维持保存细胞需要的能量和古墓照明,能量保护等。我进去后不禁一惊,这里一片狼藉,备用储存电力已经打开了。主电源被破坏了,像是被什么东西撕开了,那些可是5厘米厚的金属保护版啊,这是何等的力量啊!不过从这些痕迹来看都很旧了,四下张望,一个金属板链接着墙的地方,已经被贯穿了,后面是一个狗洞,我突然惊觉起来,怕这狗洞中怕出个什么东西来,想着想着,我不由担心起主墓室的情况。于是我退了出来,走到了那个挂着金色星星的门前,仔细看,一道电子锁,这道锁和我之前破解开的锁都不一样,门上有一个很深的槽内,这个槽一直延伸到门的内部,感觉...把手放进去的话,就会被东西拉住,也许是盗墓者的直觉和警觉吧。我刚才用的探路者机器人也受到高压冲击波手雷的影响已经坏掉了,不过我把它的照明灯拆了下来,我把它探了进去,黑黑的槽中有些亮亮的东西,这个是...突然我倒吸了一口气,这个…里面全部是倒刺!除非是特别光滑的东西,要不手臂放进去必然会卡在里面,一旦太空服卡住或出现了小开口,后果都是致命的。强拆吧!我还好准备了钢铁凝固弹,把它贴在门上,瞬间长生的化学反应就使坚硬的钢铁变得像塑料泡沫一般,我穿着重力鞋,可以不受无重力的影响,一脚把门踢个粉碎,我看到里面的情况,我——顿时也像是凝固了一般。

进入裂缝的入口,一条笔直的通道倾斜的延伸入地下,这是容易设置陷阱的地方呢。我在门上放置了反力量千斤顶,让门无法关闭,这道门越是想用力想关上,就越会受到反方向的推动。

还好我的太空飞艇也就比几千年前的解放牌大卡车大点,其他大型飞船恐怕是不能在这停靠,甚至有的资源采集船就直接用机械臂把行星拿走。话说我上次在博物馆看到解放牌大卡车,我还真是佩服它的制造者,因为这辆车至今还能运转。

那次受到某个大制片方的委托,说是调查到了1000年前某个国际女影星的墓穴,它藏匿在某个未知的小行星上,要我去把她的细胞拿来,至于报酬就是他们告诉我这颗行星的方位,墓穴中的其他陪葬品我都可以拿去,外加1万的宇宙币。我听到了这条件就欣然接受了,1万宇宙币啊!要是有那么多的钱就可以在银河系的边缘买到一颗月亮那么大的星球啦!这个制片方来头可不小,大大的有钱的主啊,他们说是想把这一千年前女明星的细胞拿来做电影历史的展览品。但稍微有点大脑的人都猜得出,这位明星是个真正的花瓶,美貌那是倾国倾城的!只要复活了这美女,他们别说拍大片了,就是拍些下三滥的低俗片那就够票房了!他们是大制片方,也不怕复活死人遇到什么法律纠纷。感叹世界不论发展到什么时候都是有钱人的天下啊。

再往里走,还是走廊,有点像博物馆,两旁成列的东西不再是单一的照片,还有衣服首饰,个人物品等,可值钱的东西并不多,我也不急着拿这些鸡毛蒜皮的东西。看来这里还蛮太平的不会有什么机关了,我又被墙上的一首诗吸引了上面手写着:“当你想我时,我想我是繁星,遍布你的脑海,但却不曾集中一处。当我想你时,你是我的太阳,那样的光芒万丈,却不让我接近你,也许你再见我时,我是一颗白矮星,你依旧是…是的,你是太阳,我只是繁星…”看完诗,我想起了老管家机器人说的那个李先生,诗上提的因该就是他了。

本文由永利集团304网址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为死人复活留下细胞也是不被法律允许的做法

相关阅读